莫扎特歌剧里爱与忠贞的男女之事出轨的女高音还能不能要了?

0 Comments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歌剧舞台上,就有一位作曲家对睡别人家老婆这件事儿乐此不疲,他就是不知道是否受过什么情感刺激的莫扎特。

  不信你看他创作的经典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唐璜》《女人心》,无不是讲述爱与忠贞的男女之事。

  对歌剧形式的钟情也许显现了莫扎特最本质的性情,他是一个戏中人,易于入戏,有热衷于戏剧性的变化。而这些启蒙时代的喜剧,无论在剧情还是精神上也都与莫扎特的生活相合。

  闲话少叙,今天我们捉奸的女主角就是《唐璜》中的傻白甜采琳娜。当然说她傻白甜并不全面,因为她对戴绿帽的老公马赛托认起错来,那是相当有一套。又是撒娇又是讨打,一脸无辜与可爱,她这样唱道:

  “好马赛托,你可怜的小采琳娜,她在这里顺如羔羊,等待你来鞭打。鞭打我吧,你的采琳娜,在这里等待你来鞭打她……”

  看看这个披着羊皮的女人多么得聪明。但在面对潇洒多金的男人时,采琳娜却抵挡不住现实的诱惑。好在莫扎特的歌剧中,矛盾的最终解决通常都以大团圆结尾——经常是结婚。

  《费加罗的婚礼》中,苏珊娜和费加罗结婚了,而伯爵回到了罗西娜身边;《唐·璜》中,安娜和奥塔维奥在安娜服丧期结束后结婚,新婚的采琳娜和马赛托则手牵着手回家了;《女人心》中,两对经历了不忠的恋人找回了原配,又在“换夫结婚未遂”的现场剧终。

  但是热爱描写美好圆满爱情大结局的莫扎特,现实生活中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莫渣特”。戏剧里苏珊娜和费加罗,伯爵和罗西娜(《费加罗的婚礼》),安娜和奥塔维奥,采琳娜和马赛托(《唐·璜》)最后都两厢情愿,携手共渡爱河,而现实中的莫扎特却抛下发妻康斯坦泽,出去和女学生,初恋情人鬼混……不过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出生于马其顿的一个音乐世家。7岁开始接受专业音乐教育,高中时学习歌剧,之后在斯科普里音乐学院深造,师从马其顿最著名的歌唱家维斯纳·季诺夫斯卡·伊尔科娃教授。学院就读期间,第一次与合唱团共同登上国家歌剧院的舞台,并首次出国在意大利、萨拉热窝演出。

  妮柯莉娜亚内夫斯卡是国内最成功合唱团的独唱,近期荣获了世界最佳合唱团(2016)荣誉。2012年,她首次在斯科普里国家歌剧院进行演出,如今被剧院聘为各大主要角色的独唱。至今已演唱过《蝴蝶夫人》、《女人心》、《魔笛》、《纳布科》、《奥涅金》、《霍夫曼的故事》、《塞维利亚的理发师》、《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唐璜》等歌剧

  乔凡尼从很小的年纪就在贝里尼音乐学院开始了钢琴和中提琴的学习,后来在师从菲利普·皮克罗开始学习歌剧演唱。

  乔凡尼于2013年加入由弗朗西斯科·柯斯达指挥的西西里合唱团,以独唱和合唱团成员的身份跟随合唱团参与演出活动,曾出演《图兰朵》、《弄臣》、《乡村骑士》、《丑角》、《阿依达》、《托斯卡》、《纳布科》、《诺尔玛》、《唐璜》、《卡门》、《塞维利亚的理发师》以及《浮士德》等多部知名歌剧,其中一些演出曾通过意大利广播电视台在全球范围播放。

  唐璜不等于荒唐。他是一个拥有N多优点的坏人,他身边簇拥着N个有缺点的好人。从莫里哀和莫扎特,到拜伦和理查·施特劳斯,人人心里都有个“小”唐璜,人人笔下都有个“大”唐璜!《唐璜》是任何时代的人们都必须看的戏。

  贝多芬为莫扎特将音乐虚掷于唐璜这样的好色之徒而感到惋惜,但从拜伦的长诗到莫扎特的歌剧,这一艺术形象所具有的生命力不容否认。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认为,唐璜的所作所为中潜藏着着男性内心深处的渴望,就这一点而言,莫扎特的歌剧是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出现两百年尝试表现潜意识的艺术杰作。歌剧《唐璜》中有的是令人心醉的美妙旋律,如唐璜与采琳娜的二重唱《伸出你的手》,即使在没有唱词时,就像肖邦后来在他的变奏曲中所做的,旋律仍不失其沁人心脾之美。但在与唱词携手时,在“全副武装”的完整的舞台演出中,这样的唱段就像一串珍珠中格外生辉的一颗。而莫扎特的音乐并非只是优美,它们是对人物心理的令人赞叹的揭示,这或许是这部歌剧常常居于全球歌剧上演排行榜前列的原因之一。

  倒计时⑥天 以与巴赫、亨德尔齐名的“斯卡拉蒂”为名,交响乐团开始新一轮排练!

  莫里哀、拜伦、莫扎特、施特劳斯争抢的热门IP,《唐·璜》到底是谁的作品?

  美丽善良的维奥列塔终于拥有了一份纯洁的爱情,告别了交际花生涯,然而没有太久这份幸福又被强行夺走,她重新堕入空虚无望的生活。

  作曲家威尔第用意大利式的歌唱旋律和强烈的戏剧冲突,将法国作家小仲马的《茶花女》重现于歌剧舞台,不论是热烈真挚的爱情表白,还是冷酷逼迫与痛苦抗争,凄惨哀伤的临终告别,全剧几乎每一个唱段都优美而感人。高超的音乐写作技术加上人道主义情怀和社会批判使命,使威尔第的名字在意大利乃至欧洲歌剧史上拥有非同寻常的分量。

  威尔第歌剧《茶花女》因其原著小说在中文世界更加广为人知,不过多数人只对“饮酒歌”印象深。整部作品从序曲到终场都很出色,特别是主旋律以圆舞曲作为主题,不但契合了女主角薇奥列塔的交际花背景,而且巧妙运用了悲剧性的小调,让敏感的观众从一开始就悲喜交集。

  当第一幕女主角唱起著名咏叹调“真是奇怪啊! ”,诉说内心的辛酸,《茶花女》的剧迷几乎无不热泪盈眶。阿尔弗雷多的父亲当然是个不讨好的角色,是他担心儿子沉溺于和交际花的欲望,毁了前程,这是从古至今大多数父母的选择,所以威尔第为他在第二幕写出了著名咏叹调“你美丽的家”。第三幕薇奥列塔喃喃自语的咏叹调《再见,往日美丽的梦》为《茶花女》揭示了所有的秘密,这时有多少观众泪奔啊。

  一个月里有二十五天她带的茶花是白的,而另外五天她带的茶花是红的,请问为什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